大江东|民企惯用的胡萝卜管用!上海国企试水正向激励

发布日期:2019-09-06 07:45   来源:未知   阅读:

  股权激励、创投企业跟投、张江办法、职业经理人“激励基金+个人购股”、科技成果转化收益分配……大江东工作室发现,这些员工激励手段,不再仅仅是民营和创投企业的“胡萝卜”,而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上海国有企业采用。

  最新统计显示,近年来,上海市国资委系统累计实施各种形式正向激励项目70余例,方式灵活多样,激励效果明显。仅今年上半年就完成7例股权激励项目,其中上市公司4例。

  目前,上海市国资委系统已有85%的市场竞争类企业集团制订激励工作整体推进方案,相关企业集团针对发展目标和重点项目形成“一企一方案”的推进路线图。

  上海是国企重镇,国企改革也率先趟入深水区,股权激励、合伙人制度等正向激励体系的建立,正成为深化改革过程中的重要一环。

  天山北麓,新疆昌吉州木垒哈萨克自治县的光伏园区内,由上海电气环保集团总承包的30万千瓦光伏项目正在并网发电。

  这个夏天,1984年出生的胡润楚在上海的家里没待几天,又要“回”新疆了,当地的乡亲们盼着他赶快回来。在他们眼中,这位年轻的总经理和手下的团队,干起活来有一股“疯劲”。

  胡润楚所在的上海电气环保集团,五年前从一家水厂和一家电厂的资产起步,曾是上海电气集团旗下最小的二级公司。靠着咬牙创业的精神,在充分竞争的成熟市场里搏杀,接别人挑剩下来的项目,走农村包围城市的路径,竟然实现了规模利润连年翻番。

  创业的动力来自改革。在发展新能源业务过程中,上海电气环保集团引入社会资本参与新设企业和新项目投资,推进股权多元化和资产证券化。项目经理等核心团队强制跟投新设项目公司,共担风险,共享收益。企业成立五大事业部,全面推行合伙人制,实行经营团队市场化竞聘,签订契约化激励协议。对超额完成的团队进行业绩分红,对未达目标的解除合同,重新选聘团队。

  事业部总经理是在市场一线带兵的“将军”,其中有通过竞聘上任的员工,也有市场招募的“外援”,还有集团副总放弃体制内的无期限合同与稳定薪酬,和企业签下一年期合同。胡润楚就是在这轮改革中,竞聘成为新能源事业部的总经理。

  在“低固定、高浮动”的激励约束机制下,固定薪酬部分只占36%。第一轮任期结束,有人激励兑现,也有人失败离岗,换来的是企业营收从改革前的20亿元上升到如今的近百亿元。

  上海电气环保集团副总裁冯启源说:“人是改革的核心,也是动力的来源。改革激发了国企员工的活力,我们要把创业精神通过好的制度保持下来。”

  正向激励是企业留住核心人才,实现高质量的重要手段之一。过去,国企正向激励的手段主要是现金形式。近年来,上海市国资委先后制定一系列办法,试点授权符合条件的集团自主审批下属企业实施股权和分红激励计划。通过简政放权、放管结合,积极鼓励和推动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新技术企业、模式和业态创新的企业探索建立正向激励体系,优化薪酬分配制度,完善长效激励约束机制。

  今年3月,上汽集团享道出行向核心高管和技术人才授予了首批员工期权。这家于去年4月成立的企业在竞争激烈的网约车市场迅速聚集了一批人才,仅有个位数的核心团队流失率,在行业中堪称罕见。“我们定制了股权期权激励计划,加上上汽品牌优势,吸引了一大批优秀人才。” 享道出行人力资源部总监周娟介绍。

  申能集团所属上海诚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上海首批国有创投企业,早期受制于“非市场化”政策限制,发展遇到“瓶颈”。企业通过建立“投资项目决策、风控、运营等相关人员强制跟投+项目超额收益分享”的激励方式,将管理团队与基金投资进行风险捆绑,责任共担、利益共享。今年,诚毅投资按期完成4家所投企业的退出,在投企业中目前有3家拟上市公司。诚毅投资总经理杨波说:“国有创投企业通过正向激励改革走上了3.0版快速发展轨道。”

  “下一步,上海市国资委还将结合区域性国资国企综合改革试验,加大探索创新力度,醉红颜2006心水论坛,营造良好政策环境,加快构建长效激励约束机制,实现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上海市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白廷辉表示。

  据悉,上海市国资委将进一步制定股权激励政策指引,指导企业综合运用好各种激励政策和工具,探索多种激励模式,建立健全多层次、系统化的正向激励体系。进一步优化业绩考核指标,用户破8亿网易云音乐为啥对做社区“情有独钟”,明确业绩授予条件和行权解锁条件中指标的挑战性要求,形成上海特色的指标体系。进一步推动重点激励项目落地,在年内再完成一批企业的股权激励计划,并推进金融企业激励试点工作。进一步建设全过程动态监管工作体系,通过制订和完善事中事后管理规程,建立股权激励工作信息管理系统,通过“制度+科技”进一步提升管理和服务水平,保障出资人权益,防范潜在风险。